時間:2019/12/13,16:20 紀錄者:張育誠 (經對方同意紀錄) 在市場與店家閒聊,聊到阿螢的故事,因此對方也聊了起來。 地點在XX那邊,那時候是騎腳踏車環島,跟另外一個朋友兩個人,然後我們就騎到XX了。 XX那邊有一些飯店,一些溫泉飯點,我們經過,原本想說就只是經過,但那邊有很多人在招客,問要不要來住阿,那就想說好啊問問看價錢,他們好像不是飯店業者,蠻奇怪的,他們好像在飯店裡面,他們是買溫泉飯店裡面一間。 我問他說你們這邊是怎樣,他說那是他爸爸買的,他是一個中年人,說是他爸爸買的,是要冬天的時候來泡湯、偶爾會會來這,所以平常沒事就會租給一般人。他就自己個人出來招客。所以我就不疑有他,而且價錢也還可以,就是比飯店業便宜一點點這樣子。我們就進去住。 裡面就跟一般房間沒兩樣,看起來蠻舒適的蠻舒服的。我就先洗澡,洗一洗就聽到有人在敲門,就真的是那種門板,塑膠的、浴室門的那種叩叩叩的聲音,那我就說:"ㄟ我還在洗澡啦",門稍微打開一下說:"怎麼樣?"然後我看一下我朋友,他躺在床上看電視。他說:"我沒有叫你啊。"然後我就洗完了。 因為好像撞了兩次,可是聽起來真的很像門的聲音,因為一般門板是那種蹦蹦的聲音,是那種叩叩叩叩的聲音。 我洗完,換我在外面,他去洗,換他洗到一半說ㄟ你剛叫我怎樣? 我真的沒有叫他這樣子。所以我發生過這件事。 但是那邊那個(某家店),他們家之前經營旅館,他說這種旅館經歷這麼多年,基本上都有發生過什麼事故,但是通常就是今天發生事故,就整理一下,名天繼續租。所以會有蠻多這種神奇的事情。
聽到故事說故事
故事提供者:阿螢 訪談者:張育誠 整理:黃裕淇、張育誠 訪談時地:2019年10月29日,台中市中區 中部租房子 我租房子在那邊的時候,第一天進去的時候都沒什麼狀況,住差不多一個禮拜之後,想說奇怪怎麼會床上撿到一根頭髮,女生的頭髮,那時候我的頭髮是短的,不可能會有長的頭髮,然後撿到的時候想說怎麼會有女生的頭髮。我那時候一個人住,洗澡的時候浴室門都沒關,就感覺有影子跑過去,奇怪明明就沒有人,怎麼會有人影,我就跑出去看,就沒有人啊。後來有一次我剛好去台中市買東西,那時候我有抽菸,菸灰缸裡不是有菸灰,然後回來的時候發現菸灰缸怎麼會都清好了,然後我就打電話給房東,跟房東說:「妳怎麼會沒有我的允許就進去我的房間?」她就說:「沒有啊,我怎麼會進去,我沒有進去。」我問她真的假的,她說真的啊。不然我的煙灰缸跟垃圾怎麼會不見?妳如果沒進去不然誰會進去?她說:「沒你的允許我絕對不會進去。」過一陣子我都有在注意,有時候我會躲在樓梯,看有沒有人進去我的房間,結果都沒人進去。 有一天,有人三更半夜敲我的門,我起來的時候差不多凌晨兩點多了,我朋友那麼晚也不可能來這裡啊,我就跑去門的針孔那邊看,沒有人,然後趴下去看門縫,也沒有腳。很奇怪阿!她還繼續按門鈴,登登登登,後來我打開門,剛好一個女孩子在那邊,說要跟我借安全帽,我說我現在都開車沒有安全帽,然後她就說不好意思,然後她就走了。我盯著她看,每一行的走廊轉角就是電梯,我看著她明明就還沒到轉角就消失了,這是真的我沒有說謊。後來我又繼續住,很不愛出門,每天都躲在房間裡。有一次我差不多要睡了,門邊有一個小的電燈,我要睡的時候都把它關掉,昏暗昏暗的,然後就看到一個人形、白色的,看到我就懂了,我就不敢睡覺,我就盯著它看,看看看看了一個多小時它才消失。後來我就想要搬走了,但是那時候又沒什麼錢,不敢搬啦。後來又住了一陣子,我記得差不多二十幾天了,突然那個女的出現,坐在鏡子前面。鏡子不是照了一定會有人影嗎,結果她照了都沒有,我看到她真的在那邊梳頭髮,我那天晚上真的都沒睡覺,也不敢去上廁所,直到五點多天亮了我才走,後來我就跟房東說我不住了,我就搬走了,住不到一個月。 開始能看到 我以前小時候看不到,到差不多三十幾歲開始才看得到。三十幾歲的時候常常跟別人去廟裡進香,那時候才開始看的到。神明也看得到。 那時候差不多三十幾歲,我那時候住在大里,在做塑膠,有一次工廠放假,要回去屏東,開車回去屏東到差不多凌晨十二點多,開到A地,高雄小港下來的那個A地,那時候很多人說要遷村的那裡。從小港下來海線的道路,到A地的路邊看到一個女生在路邊,我不確定那個是人還是鬼,我想說:唉呦怎麼一個人三更半夜站在那邊幹嘛,然後我就開過去又回頭,折返停在她面前,我就說:小姐你三更半夜站在這邊幹嘛,然後她都沒說話,我看她的臉色都沒血色、是淡黃色的、臉型消瘦。過了一下子我又問她:小姐你三更半夜不回家是要做什麼?一開始都沒回應,後來我又問她,是要等朋友還是怎樣?她就說:我在這裡等人。說話很慢。後面有一台摩托車一直閃,那時候的摩托車是凌風90的,我就問:小姐那個是你的摩托車嗎?她說對。後來我去看,那個輪框已經變形了。我問說:你的摩托車輪框怎麼變形了,是怎麼騎的怎麼變這樣?她就說:我騎摩托車撞到窟窿摔下去。摔下去哪有那麼厲害,摔車通常都送去醫院了,怎麼還站在這邊。她都沒說話。後來我又走過來,看到她的頭八十度轉彎,她的頭下面八十度轉彎,這樣子轉。我看到之後開車門上車就一直開走了。 當時我以為是人。我看到的是實體的,不是透明的那種,是像一個人那樣的。[怎麼分辨?]人正常血色是這樣,不正常的人看到的血色會有差,白白、黃黃的,然後眼睛「死目」,直直的,眼睛不會閃爍。真的啦,沒騙你。 南部的醫院 還有一次,我說給你聽。高雄B地那裡有一個醫院,蠻有名的什麼醫院,企業家開的那間?我朋友那時候發生車禍,在我們屏東廟會的時候,說要約我一起回去,我就說我在這邊有事情,你先回去,他就說好阿。那個晚上他回去之後去撞到「蓮霧頭」,人家種蓮霧的,撞下去人家種蓮霧的。我朋友兩個人,一個輕傷、一個腳斷掉,送去高雄長庚醫院。後來有一次我工廠朋友打電話跟我說那個XXX發生車禍了,我說:蛤!怎麼會發生車禍,他說要回去參加廟會的時候去撞蓮霧頭,我說:怎麼會這樣,他說:我怎麼知道、你有空的時候再去看他。我星期六晚上八點多搭車去高雄,到高雄差不多十二點了,十二點多了我進去C醫院那邊,那邊是不是有電梯,進去的時候我按八樓,他剛好在八樓。按下去之後,一樓、二樓、三樓、沒有四樓、五樓,在我們按電梯幾樓幾樓的地方,就開始閃爍了,我就趕快按,那時候會怕阿,後來那個電梯剛好停下,門慢慢打開,那邊都黑漆漆的、我看不到。我就在那邊按,那個門真的很慢,就像人家在說的,慢慢關慢慢關。我就很緊張、那時候會怕阿,我就一直按關門鍵,門慢慢關上之後就又開始往上了,到了差不多八樓,打開就有燈光了,我才靜下來。 出去看到走廊有人在那邊看電視,這一排有椅子都在給人家坐的,看到有腳斷掉的、也有吊點滴的,我以為那些是人,後來走到護士那邊,護士都在走廊那邊,我就問說我要看我朋友、在幾號病房,他就問我朋友叫什麼名字,XXX,他就說812。我要走了,我又轉頭回來問他,護士,現在幾點了走廊還有人在那邊看電視喔?他就說,哪有,我們電視到差不多九點就關了。我就說:怎麼可能,我剛剛走過來的時候還看到有人在那邊看電視。後來他帶我去看看,我們兩個出去,沒半個人了。真的看到走廊上沒半個人,護士就說你不要亂講好不好,我說:真的啦沒騙你,我剛剛進來的時候真的看到有人在那邊看電視。後來我就問護士812在哪,請她帶我過去,她就帶我過去,門打開看到我朋友。 我朋友的爸爸在那邊照顧他,我就把這個情形告訴我朋友的爸爸,說完他之後就說,等等看一看都先不要回去,天亮之後再回去,不要隨便亂走,先在這裡陪我兒子。到後來天亮我才回去。沒騙你,那時候如果有手機我早就錄起來了。 對生活的影響 生活喔,也是這樣過,哪有什麼改變。只是說那時候看到,運氣有比較差,我聽人家說,你看到,祂也很不想讓你看到,祂無處可躲才讓你看見。看到之後運氣真的不太好。 我從出社會之後就遇到了,我那時候十六歲,我還看不到,聽的到聲音而已,那時候在中部做塑膠工廠,那時候十六歲跟著師傅在學開模,我們那邊有一個讀高中的,暑假才會來跟我們一起工作,暑假過後他就會回去他們家,後來就只剩下我跟我朋友兩個人住在那邊。住在那邊的時候一開始都很安靜,後來有一次我白目,我們都在三樓洗澡,我故意跑去最頂樓、四樓,我就白目跑去頂樓想說在那邊洗澡比較涼快,在樓下洗澡比較熱,我就在那邊洗冷水,水管要自己裝,水管裝了之後在那邊沖澡。 ...
阿螢的故事
訪談時間:2019年8月 訪談者:張育誠 紀錄者:黃裕淇 屬於水果市場的兒童手作 我的商店的部分,因為我上面寫了「屬於水果市場的手作」、「兒童的手作」,因為在這裡的孩子因為那些紙箱跟一些裝蘋果或裝梨子一些的回收的、一個洞一個洞的那個裝置的那個,那個紙的回收材料,所以我的童年是在玩、學做這種東西,把這種東西當成玩具,像這個有沒有,是我們幫客人打那個禮盒的剩下的這個,可以當扯鈴等等諸如此類的一些童玩,但是我們是用手邊的一些不用錢的材料的東西,所以屬於這個市場的一些手作我覺得很重要,因為不是水果市場的人是不會有這些材料的,也不會想到這些東西,所以屬於我們的童年就從這個開始。 關於武德宮的回憶 因為武德宮的主委剛好那時候是我的叔公,那個金爐也是我們阿公那一輩的兄弟姊妹去捐贈的,所以我們每次去到那邊都可以看到自己的長輩的名字在上面;再來,那裡的書法教學我不曉得從何時開始,依稀記得是二年級,那因為有一些比我年紀大三、四歲的鄰居阿,或是攤商的小孩,像我表姊等等,最大可能有大我五六歲的,所以都是國小以內的。是由附近一個店家的老闆找來一個老師來開辦這個書法班,每週二、四晚上七點,收費非常便宜,好像是兩百塊左右,讓菜市場的孩子能夠在晚上的時間能夠練字和修身養性,因為大家都去拜拜,大家那時候很多都住在這附近,所以這附近的連帶興中街這邊附近的孩子都有可能來這邊學書法。我記得那樣子的書法課,其實它是很吵鬧的、蠻吵鬧的,就是大家都會聊天幹嘛的,因為它是屬於比較輕鬆活潑式的教學,因為一個禮拜兩次嘛。 我覺得很有幫助阿,因為我的爸爸寫字很漂亮但是並沒有辦法來教我寫書法,因為他們那一輩的人他們寫週記都是用小楷毛筆寫的,可是我們都是寫大楷;像我都是寫柳公權跟顏真卿的帖子。我很少寫王羲之的帖子,我後來才寫的,長大才寫的,因為那時候老師會根據你的寫字的,給你的建議,然後你就寫什麼帖,他就建議我寫顏真卿跟柳公權的帖,每個人都有不太一樣的帖子。可能還找的到那個帖子,但是很舊了。 因為我覺得就是回到我長大的地方,然後我學習的地方,像是寫毛筆,我爸爸沒有教過我,但是我的的確確在這個市場裡面練習書法,從二年級開始到六年級。對,然後原本可能自己還有參加其他的畫畫班,那時候都不是市場的,但是學寫字讓我寫字變好看,讓我就是變成一個習慣,其實對現在來教書法想一想也是一個當初不知道為什麼要寫,但是現在卻懂了。對,有時候寫字的當下可能不曉得目的是為什麼,修身養性、學寫字都好,當下小朋友可能也不曉得,反正大家去大家都、我們都來寫就對了,那至於寫得好不好看、認不認真,那就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對,就像我也有很認真的寫,那我當然我覺得對我的寫字、寫鋼筆、寫毛筆後來的幫助,其實是都是沒有預料到的,但是的確我收穫到了,尤其是高中的時候就是,比較明顯的就是因為字體比較成型,像國中可能字體上基本上還會變嘛,但到高中基本上寫字都已經算是很好看,然後就是至少三年的鋼筆比賽我都拿第一名就對了,而且之前的第一名是留級生,是我們同學,然後他跟我同班,可是我們國文老師、我們導師,他對我蠻好的,就是他很堅持要我去參加,所以兩個都去參加,但從此之後那個人永遠都第二名。當初的學習不知道為什麼只是想要去寫好字,大家都要、大家都在寫阿,我就想說,自己的名字不要寫太醜阿,然後毛筆反正,可能吧會畫圖的對於寫字阿、它的布局阿有些許幫助我覺得。 以前的第二市場 以前二市場叫做「小老婆(細姨sè-î)市場」。因為它賣東西就是比較好、比較貴。水果特別的好啊,對,比如說一些賣糖果的都日本進口的啊,都會在裡面的、很多很多間,現在陸續都收起來了,不然蠻多間的,還有賣一些日本的小東西、衣服啊,所以你看現在還有很多衣服店對不對,那都是當初一直留下來,其實有些收起來了,只是當初是更多的。 中區酒家的有趣故事 鳳麟酒家、松鶴樓,最早期的酒家就是這兩間比較大間,然後陸續過了三民路之後那邊慢慢就有些大富豪等等,那是後來才又有的,鯉龍門等等,那是再後期一點點。這個大概是我國小的時候。我家那時候是二十四小時營業,就是有一些酒客喝醉酒,然後小姐就會帶他來買東西,所以我家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原因是因為晚上生意很好。 印象中不曉得是我國小五、六年級還是國中的事情我忘記了,但就是那個時期的事情,就是要改建的時候,然後那個小姐每次水果如果不甜啊,她就會說:「我不要跟你好了啦,你的水果都不甜。」這個很有趣。後來這邊結束她就結婚去了,那可能剛好有不錯的歸屬,她在外地發展得很好,也開了寵物醫院,甚至邀請我去那邊發展。
畢卡索笑本部的故事
訪談時間:2019/09/18 口述者:拾瑞巧咖啡 商老闆 訪談者: 紀錄者:黃裕淇 關於店裡的產品(麵包、自榨的油,與咖啡) 我們麵包比較特殊,就是米麵包,所以慢慢會有一些人過來要這樣,可惜就是說我在這裡設備沒有到那個程度可以現做麵包。這個麵包是在大溪做的,我朋友那邊做的,然後就是盡量縮短時間運下來,但畢竟這種麵包還是小量,你看下次出爐的時間就已經到下禮拜二了,阿這段時間要幹嘛?所以就只剩下說提供一些簡單的麵包的餐、跟他們聊聊天,所以很難大張旗鼓說我們在賣些什麼,知道的人就知道,不知道的就算了。那是我們這邊的消費習慣養成的,我們就是習慣一目瞭然知道他在賣什麼,但你注意看有些國家不是這樣子。 油跟食安有關啦,畢竟好的油是很好的東西,畢竟油好啊,像我這樣子的麵包本來就可以沾著吃啊,這個吃法是歐洲的吃法,因為他們把這個當主食,這樣的主食也不錯啊。我弄另外一個方式你吃看看。所以我現在也在轉變,不可能一直在賣麵包阿,用麵包做出一些東西給人家吃。像我這邊的早餐其實很簡單,就是一顆這個麵包、一顆蛋,然後切地瓜跟火龍果,然後一杯咖啡,很健康。這幾乎不含糖,麵包的蔓越莓有甜,然後水果本來就甜的,所以這個就很健康。有客人說:「你這個怎麼才賣八十而已?」看到一般的咖啡店這樣很少阿,等我搬出來他覺得這樣八十太便宜了,問題是說推廣麵包啦,有些人在這邊吃覺得好吃,他就來買一袋麵包回去,我要的是這個。 關於店面外觀與招牌形象 有日本人來,他覺得我們店像日本的店一樣,日本的店更低調,那間店的名字是什麼,我進去吃完東西出來,還是不知道人家店名是什麼,後來上GOOGLE才知道,整個店完全沒有招牌,但沒有招牌的店我為什麼會進去?就看到有人站在門口阿,大家都知道知道他是餐廳阿,很家庭式、也算蠻明亮的。反而我們這個已經高調多了,看過來還知道說在賣什麼,他們連賣什麼都不知道,唯一看到那個menu才知道在賣什麼,menu上面也沒有店名,後來才知道他在外面有一個落地的、小小的牌子,其中一個小小的角落,畫了一個圖案,它也沒有寫字,那個圖案就是他們店徽。所以我們店就有一點像那一種樣子,可是這也是那些外國觀光客來跟我們講的。 我們店會這樣是自然形成的。因為一開始還在調整要做那些事的時候,還一直在修正,修到最後變這樣子。也不是說不願意貼出去大張旗鼓,只是說這樣不符合我的調調,但是回歸到說,它是麵包店嗎?它是咖啡廳嗎?它是賣簡餐的嗎?所以你看一直到後來,外面牌子不是有貼嗎,所以也都有寫啊。我有寫麵包,也有寫咖啡,然後店名也有寫,只是不像說把它大大的貼出來而已。可能我不喜歡、不習慣這樣。因為我開店的時間也沒有很長,現在營業時間只有星期二星期三星期四跟禮拜六,這四天而已。 <body id="cke_pastebin" style="position: absolute; top: 580px; width: ...
拾瑞巧咖啡
整理者:徐靖硯、林千尋、鄭辰晢、薛瑀儂 經里長同意後上傳。 第二市場的故事 我是大墩里里長張文華,在中區住了69年在大墩里就住了近66年,謝謝台灣百合文化協會主任王圓圓老師的邀請,讓我有機會和各位先進來分享第二市場的故事,如果說的不好還請大家多多包涵。 人家說故事都能畫蛇添足說得天花亂墜,但是今天的主題是第二市場的故事,如沒根據會被各位先進抓包,最少它是有時間歷史的定位,要依據事實來陳訴。第二市場是傳統市場,現在第地方不溼不滑整齊清潔並擁有五星級廁所,都是林佳龍市長的投入,我們應該要感謝他。 今天要分三個主題來介紹 1.第二市場兼六角樓及美食 2.武德宮 3.重大記事 第二市場兼六角樓 台中市第二市場在日本時代原名新富市場,是台中市現存歷史最悠久的傳統市場,建於大正六年(西元1917年),市場內各通道以六角形放射狀排列,在中心會合,名為「六,是台灣目前少數僅存的特殊市場結構遺址。條通」日本時代新富市場附近為日本移民村,居住的都是任職於公教機構的日本人。鄰近的中山路當時亦多為日人開設之商號,因此經常可以看到有錢人才坐得起的三輪車,人力車在附近穿梭。為了配合市場需求,有些攤販會走私日本商品販售,當時台灣人窮,都在比較便宜的第一市場(建於明治41年(1908年)10月)消費;新富市場東西價位較高,只有日本人才有能力消費。 第二市場是舊時新富町的轄區,也是當時赫赫有名的新富市場,為台中僅存日治時期原貌之市場建築。設計第二市場的建築師(已無紀錄)竟然用如此先進的頭腦,把第二市場設計成現代交通最暢順的蜘蛛網式(八卦)的格局,其建築設計之概念美感,絲毫不輸知名日本建築師近藤十郎於明治41年(西元1908年)設計之新起街市場(今西門市場),深具歷史與台灣建築史上的保存價值。為台灣罕見之活古蹟,極為難得,宜由經濟部,文建會與台中市政府聯合規劃,將第二市場六角樓指定為市定古蹟。由中柱(六角亭)開始,往外擴展,形成一層又一層的商店,對生意人來說每一位置都是好位置。 光復後改名為傳統第二市場後,市場中包含鮮魚批發市場(中正路),水果批發市,蔬菜批發市(現在的飲食區),零售分鮮魚區,獸肉區,蔬菜區,估衣區,雜貨區,連市場的消費事務所都有,本來沿街店鋪都的門面是面向市場內,因馬路的開發而轉向面對馬路。第二市場在光復初期至40年代以來是一高級有水準的市場,市集充滿著熱關,所擺設及出售的商品價位都很高,因為批發市場從凌晨就開始有人來買賣,到上午七八點就結東當天的營業,為了營利,很多外來客就搶著來此處擺地攤,上午都有走江湖賣膏藥的術士來設攤(在水果批發市場),甚至在午後休閒之時,都有人來「講古」(在蔬菜批發市場)。 記憶所及,將當時的狀況簡述於下: 1.一個公有市場從來沒有鮮魚批發市場,水果批發市場,蔬菜批發市場聚在同一區域營業。 2.鮮魚批發市場;下魚時,是在卡車上裝在木箱內,由滑梯滑到地上,再由工人拉進冰庫收存。當時家庭生活環境不是很好,很多小孩子都會在滑梯邊撿些掉落的小魚,回家煮食,鮮魚批發市場就是現在面臨台灣大道的飲食區。 3.水果批發市場(搬到中清路稱為大市);因是場內的腹地不大,在中山路也成了水果批發零售的集散地。當時損壞的水果都集中在角落存放,於黃昏時再由三輪車運出丟棄。記得土芒果太熟集中丟棄時,小朋友都拿著芒果互丟,每人身體衣服都黃透透才回家,得到的獎賞是被家長痛打一頓。此處的空地也是小孩子玩彈珠,紙牌,橡皮圈的好地方。 4.蔬菜批發市場(後來搬到篤行原子街再搬到中清路的大市):記得有一大水池是要洗菜的,夏天太熱時,就去玩水,或折個紙小船,在池上比賽。蔬菜批發市場就是現在的機車停車場。 ...
張文華里長演講講稿